Recent Articles

    但是一有风就可以闻到粪便的臭味

    2020-11-22 08:56

    “这个现象我们一直都有关注,也对禁养区内的非法禽畜养殖场进行了清理,按照市里的要求,这项工作要求在2013年基本完成,2014年全面关闭完毕。”佛山市农业局副局长李金旺称,解决禽畜养殖引发的环境和食品安全问题,需要政府主导、行业自律、社会监督,“这是一项长期工程”。

    “一到晚上污水就来了!”住在男生宿舍a栋6楼的大一学生小陈称熬了近两个学期,当问起学校旁边的河涌就一脸苦恼:晚上被熏得难受,只好关上门窗,塞住鼻子才睡得着。

    在塘边棚屋居住的一名村民称,已习惯了臭味,该鱼塘属于旁边的鸭场,这些鱼已经死了好几天了,每天不断有鱼翻白死去,鱼塘老板也不来捞,让活鱼把死鱼吃掉!

    记者沿着东秀路继续向前,沿路的河涌同样布满了水浮莲。在志高空调厂保障房项目部东侧,分布着十几个鱼塘,鱼塘间猪场遍地开花。一村民透露,这段一公里不到的区域共有19处这样的水塘,水塘之间都有私人的养猪棚。

    据了解,住在该校区的多为大一、大二学生,共有2700多人。多名受访学生证实,每当冬天枯水期和夏天酷热时,河水臭味尤其强烈,吹北风时,整个宿舍区尤其是男生宿舍无处可躲。有大一学生称,“自搬进新校区,没有一天日子好过,十分难顶。”

    省环保厅组织调研发现,近两年来该区域部分河段水质污染有一定反弹,主要表现在:主要河流污染严重;大部分断面未能达到功能区目标;城市内河涌发黑发臭,部分河涌受工业废水污染明显。

    在5月9日发布的2013年省级挂牌督办10个重点环境问题中,广佛交界区域水污染整治被重点关注。

    佛山市食安办专职副主任申放介绍,调查发现,南海区里水周村和大沥黄岐泌冲村交界处的长青墓园旁有临时养猪场18个,存栏生猪近千头。三水区西南涌有临时养猪场11个,存栏生猪约110头。这些养殖区域,均已被佛山市政府明确列为禁养区域。

    “臭气整天吹过来,晚上怎么睡!”佛山西南涌上游约40公里处三水区范湖开发区内,广州工商职业技术学院三水校区在各种工厂包围中显得有点另类:校区有两条河涌流经,学生却吐槽称正是因为住在河边,每天饱受臭水围攻之苦。

    后经证实,起火油渣由旁边的兴发铝材集团三水分公司排水管排出。11天后,当地环保部门证实事故原因为该厂“机械故障引发漏油”,对涉事企业处以最高罚款20万元的行政处罚,并责成该公司清理残留油污。

    广佛交界处是典型的岭南水乡,大大小小的内河涌交织出庞大的珠江河网。记者连日调查发现,这些河涌两岸大多工厂密集,两岸更隐藏着大量非法养殖场,向河涌直接排污的状况令人触目惊心。污水混杂着各种味道和有毒物质,直接通过毛细管般的内河涌最终汇入珠江支流。省环保厅发布的数据显示,该区域工业废水排放量超过60万吨/日。

    据悉,目前南海区已对上述18个临时养猪场下达限期搬迁通知,要求所有临时养猪场于6月底前自行搬离禁养区域。三水区4月份出台《三水区病死禽畜处置工作联动机制》,加强对病死禽畜的处置工作;并将对西南涌沿岸禁养区内11个养殖场全部进行关闭处理,预计将于今年11月底前基本完成全区范围内禁养区养殖场关闭工作。

    10日下午,记者来到佛山南海区里水镇,沿着西南涌旁的东秀路,看到河涌水面上漂浮着大片大片的水浮莲,其中还夹杂着饭盒、饮料瓶和蓝色的座椅。志高空调厂的工作人员陈先生告诉记者,每年春夏,河涌都会漂满水浮莲,尤其是大雨过后,“有时候还有动物尸体,风一吹就很臭。”

    顺着珠江支流往南走,在南海区里水镇丰岗大桥往金沙洲方向车道下桥后右拐,就是水口水道。河道上,水浮莲已经霸占去“大半江山”,丰岗大桥桥底的水浮莲甚至已经堆砌成一个小岛。

    作为多次被提及的广佛重点污染河流,长30多公里的佛山西南涌横贯三水和南海北面,在广州白云区鸦岗汇入珠江上游支流。

    猪棚附近的村民告诉记者,这一带鱼塘多成为猪棚的天然屏障,不少人私自在鱼塘的树木里搭建猪棚养猪,猪粪、饲料渣则排入鱼塘,“平时也不太臭,但是一有风就可以闻到粪便的臭味。”据介绍,执法队一个多小时前来清拆猪棚,并带走了猪棚的负责人,如今只剩下一个猪棚的工作人员继续清理猪棚,“这一次清拆得厉害,但是几年前也见过清拆猪棚,过了一段时间又会死灰复燃的”。

    上游的排污,直接影响下游广州珠江河段水质,在2011年7月,横渡珠江活动后珠江一夜被疯长的水浮莲“攻陷”,广州城管委方面就称与上游污染水域开闸泄洪不无关系。

    记者转了一圈,发现塘边的工厂废水直接排入鱼塘中,在靠近河涌的鱼塘一角,一条碗口粗的管道正不断往河里排出浑浊的液体!

    河面也会着火!你信不信?因企业油渣排到河面,位于佛山西南涌上游的三水区乐平镇一河涌两年前竟发生大火弥漫的怪象。记者回访发现,该河涌依然黑臭难闻,被当地人称为“黑龙江”。

    佛山市相关政府部门回应新快报记者表示,对发现的非法养殖区域,已要求涉及的违法养猪场限时搬离。

    发出臭味的废水到底从哪里来?记者沿两条河涌分布溯流而上,发现两岸均遍布着各种塑料厂、铸造厂及木厂。

    随后,记者来到鸭场,一名负责人却淡定地称,死的都是塘鲺鱼,“水太肥了,死鱼很正常”。为何鱼塘的水会发黑发臭?旁边一名员工插口说:“每天倒五六车鸭粪进去,肯定肥啦!”

    涉事河段位于乐平镇工业园b区丰业大道尽头,约3公里外就是西南涌。2011年4月5日下午,河面燃起大火并伴有爆燃声,当地消防部门出动了5台消防车,一个多小时才将大火扑灭。

    对于这一带的水质,附近的南岗村民纷纷叹气,称企业往河里排废水已成为公开的秘密,附近河涌都成了“黑龙江”。“有些工厂污水管道伸入地下,一般人不知道的,即使被发现了,也不过是罚些钱而已,罚完了照样偷排!”一村民说。

    就在这一片猪棚范围内就有“南海市饮用水源保护区”标志的石碑,保护区标志上注明为“一级保护区:本标志上游1000米、下游1000米水域及离岸500米陆域”。然而,记者选了鱼塘最近一处养猪棚测量,最近猪棚距离水源不足500米,鱼塘500米处,还有纸厂。村民担忧,鱼塘与河涌相通,涨潮时候下游的水不断流向取水口,饮用水肯定会受到污染。

    记者采访时已有执法部门在清拆,佛山相关部门表示明年全面关闭非法养殖场

    在佛山西南涌流域,一些猪棚和纸厂距离饮用水源保护区不足500米,大大超出“上下游1000米以外”的规定范围,部分猪棚与鱼塘结合,成为养殖户的私人领地,一般人不敢靠近,当地村民却担心会影响饮用水安全。

    隔着池塘望去,有一连排的猪棚,猪棚前堆有一些旧皮具、旧布料,不细看还真看不见里面的猪只。记者试图走进猪棚,却发现沿着池塘通向猪棚的两条路皆不可取。右边小径上的入口处堆满动物尸体,苍蝇蚊子到处飞,恶臭难闻;左边的通道上,当记者试图走进猪棚时,却被几只嚎叫的大狗迎面挡住。

    根据线索,记者11日下午走访发现,该校东侧、北侧被两条河涌夹住,办公楼、宿舍区及饭堂均与河涌仅一路之隔,且没有围墙。由于是枯水期,河面上水很少,黑色的淤泥裸露着,远远可闻到一股腥臭味。

    农庄工作人员告诉记者,鱼塘内有好几个猪场,猪场开了好几年,都是私人养殖的,猪棚还养了很多狗,“一般陌生人进不去,需要熟人才能带着进去。”

    广佛交界处水环境现状如何?污染源是什么?为何污染屡禁不止?连日来,新快报记者奔赴广佛交界处多个地段暗访调查,发现沿岸非法养殖污染严重,不少非法养猪场距离水道不足300米,属饮用水源一级保护区范围内,粪便、腐烂动物尸体堆积在河堤上,发出阵阵臭味。在佛山西南涌上游,里水辖区河面水浮莲成灾。三水辖区内河涌企业偷排严重,广州一学院三水校区二千余学生饱受臭气围攻之苦。

    最近的一间猪棚距离珠江边不足百米。在水塘和珠江支流之间,隔着一道堤坝。水塘和珠江间堤坝已经被一个出水口打通。根据出水口设计,如果水塘水位过高,水便会排到珠江。此猪棚所在的珠江河段再往上约3公里,便是南海里水水厂的取水口。

    往前走,在一个叫“新海南洲”的农庄餐厅以南约1000米处,记者来到一个鱼塘前。鱼塘就在距离河面不足20米处,鱼塘水面上不仅漂浮着水浮莲,在沿着小道的水面上,还漂浮着白色塑料袋、鸡鸭等动物尸体和羽毛。

    就在记者沿路寻找养猪棚时,正好遇上前来清理的执法机构。在鱼塘一侧的至力纸品公司门前,当地执法队正在用钩机清拆猪棚。

    两年后,这条河涌变清了吗?记者近日再次走访,却发现该河涌河岸杂草丛生,刚靠近已闻到一股强烈的腥臭味。记者沿着河道搜索,发现整条河涌的水质黑得发亮,并漂浮着不少块状油污。与河道一路之隔,分布着不少巨型铝材厂,沿岸多间厂房正热火朝天地开工。

    北侧河涌上游200多米是布一村,该河涌从村边穿过,沿线有不少工厂和鱼塘。记者发现,上游村尾处水质还可看到河床,等水流经村内,到大学校区对出处时,已变成浅黑色,臭味难闻。

    “河水颜色经常变换,红、黄、绿,什么色都有,上游一排污,我们就遭殃了!”小陈说,不仅河水发臭,校区周边工厂还经常排出废气。

    在村口,记者发现一个没有厂牌的铸造厂内机器隆隆作响,其旁边一个鱼塘一片泛白,原来是漂满了死鱼,整个鱼塘水质发黑,上面漂着大块大块的油污。